《浪淘沙》·北崙河(龙广南)


《浪淘沙》·北崙河


              賀洛杉磯芒街華人同鄉會第二次聚會

                           

             龙广南

 

上周在阿斯达超市外边碰见一中学校友,对方提起本月七号在洛杉矶开场的芒街华人同乡联欢聚会。

据说这次活动人数在七百以上,名额爆棚,门票早就售罄,连不少身在美国的“老芒”也弄不到票。

远其他国家的人,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一九七五年北越“拿下”南越后,强势的黎亲苏派着手清理门户,亲中派和华人成了排挤对象。山雨

欲来风满楼,大约在一九七八年三月期间,北越边境沿线地区居民被勒令迁离,到离边线较远处另谋

居所。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早期《新越华报》“被完成历史使命”而停刊、海防华侨青年就业困

难(只能当“牛郎织女”或去西北“打面”)、某离任华裔公安人员因小病打针时死亡,而如今边民

又被逼搬离、多名河内侨知(中有芒街乡里陈生)突然“失踪”等不寻常现象,很快让人嗅觉到其中

玄虚而开始忧虑失措。越电台对外广播放出来的口气更是咄咄逼人。人们感到留越不单单是没有前途,

甚至还会有风险。方圆不到半平方公里的芒街横犁坡和牛栏脚两处都紧靠中越边界的北仑河,居民大

多是碗厂工人,原籍中国广东、广西。不太愿意搬离多年居住的家园的人,干脆搭小艇过对岸的东兴。

风卷云起,一浪卷着一浪。没多久,在全国范围,越来越多的华人慌忙离越出走,尽管对很多人来说,

越南是先辈或他们自身辛劳经营多年的第二故乡。一九七九年二月边境战争打响后,许多原本想留下

来的北越华人,也被人入门驱赶。离越华人一部分回到中国,另一部份定居海外各地。

 

自那场风暴至今,四十一年过去了。尽管歌龙桥底的那块石匾牌上,“中国援建”的字样已被涂改,

但历史永远不能改写。北仑河舢板摆渡的忙碌景象也许不复存在,当年的逃难者却已经重获新生,在

世界各国重建家园。近年来,各地华人同乡会纷纷自发举办周年联谊聚会。乡亲阔别聚首,重叙旧谊,

追昔抚今。美国洛杉矶和周边地区是芒街乡里较集中的地方。可以想象,今次洛杉矶的聚会将是气氛

空前,酒席间将传出会意的欢笑声。今试填粤语版《浪淘沙》一首,并寄上相片数张,值此祝贺盛会

成功。(部分照片来自微信群聊,谨对照片的拥有人
/提供者表示感谢)。

 

《浪淘沙》·北崙河

 

大雨落一片


浓雲遮天


橫犁坡啲撑渡船


連隻鬼影都唔見


走咗去邊?

 


往事几十年


动武揮鞭


歌龍橋底有遺篇


今次洛城聚會時

 

笑爆席间。


北仑河最窄的河面,现在的东兴辉达广场对面 - 图对面的左方是横犁坡,华人离开后野草丛生,

不见人烟。阿青摄于
1987

年。


图左树林茂盛处是横犁坡旧址- 摄于201810




北仑河对岸图左边是广兴隆碗厂遗址 - 摄于201810




从东兴长堤看对面的芒街 - 这里是北仑河流入芒街的分叉处。华人离开后,西岸景象萧条

-
阿青摄于1987




从东兴长堤看对面的芒街 - 远方是中方投资的夜总会,其右边200米处是陈富中学 - 摄于2017

年夏


原广宁芒街的部分华校教师和陈富学友2019

年聚会于东兴


别时容易见时难 - 2019

春天东兴聚会的部分原广宁芒街华文教育工作者和陈富校友及体育能手


北仑河岸越方的保肯乡,中国的滩散乡的对面岸。这里曾有一间客家子弟入读的小学。

远处是马头山,也曾经有一所同样是客家子弟入读的中小学,老师有本省的,也有来

自海防、南定和宜安等地的。照片来自社交媒体。



 


 


 


 


 


 


 

 

Posted by zcadmin @ 09:45 PM MDT [ Comments [0] ]
 
 
 
 
所有评论 | All comments:

留下评论 | Post a comment:
  • 输入评论后请回答以下问题,点击“提交”
 

<< 返回

 
 
网站浏览点击数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