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永恒的纪念__曾亮主任书信摘录 (文/钟春盛)新增黑白照组:《我们的曽主任》



如下照片组:《我们的曽主任》(曽主任的女儿曽金莲提供)






上面三人在东潮照:左起为曽主任,金莲,卿娘
如下照:曽主任(左)与女儿曽金莲

 

有关链接:

 深深的怀念 ( 文/钟春盛;《珍藏网络》配曲:微风细雨)  [2009-07-30] -网友评论: 21 

 

 

 

 

有关“高棉来的兄弟”的链接:

  • 谢士峰的珍贵摄影作品__《胡主席》(文与照片/曾胜球;美工/兆韦)  [2009-05-18] -网友评论: 3 
  • 飞贼影踪__假记者采访真记者的故事(文/隽永,水彩画图/曾胜球;美工/兆韦;打字/符福汉) 配曲:Ha Noi Nhung Dem Khong Ngu  [2009-04-25] -网友评论: 4 
  • Posted by zcadmin @ 05:31 AM MDT [ Comments [9] ]
     
     
     
     
    所有评论 | All comments:

    再《深深的怀念》......读曾亮主任的书信,凝望窗外徐徐飘落的雪花、一片片堆积,我在回想好多个傍晚,在郑潮进伯伯家里与曾亮主任、刘与康友四人一起"叹茶"、听老人家讲许多故事。那时侯,我们已在侨中工作。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珍言 (IP: 75.158.110.13) on October 19, 2009 at 09:33 AM MDT #

    钟老师这里摘录了曾亮主任十一条简短书信,囊括了曾亮主任退休后十年多的生命旅途(最后)阶段。
    书信的字行间突显了曾主任对生命前途充滿信心("世界大动荡,也在前进着")、对伟大祖国无限热爱("你在伟大的祖国""幸好你们平安返抵祖国")、对亲友、儿女无限想念("假如天给以年能再看到他们的话,那是太好太好的呀!")......美丽与伟大的情怀!
    钟老师,别难过,曾主任生前从来都胸怀宽广,我们一起怀念他、深深怀念!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珍言 (IP: 75.158.110.13) on October 19, 2009 at 08:49 PM MDT #

    珍言校友:读了您的留言,让我浮想联翩。记得不久前,才读伍艺园校友激情赞美多伦多夏季如何迷人的文章,一不留神冬天又悄悄来了。多伦多的冬天有点沉闷,特别是像我们这些多情的老人,总觉得冬天是个思念的季节。小时候曾亮主任教我们朗读“北风呼呼吹,大雪纷纷飘”的课文,我就觉得好玩。长大后到了北方,才知道冬天的厉害,什么叫“凛冽”,什么叫“寒风刺骨”,都初步体会到了。没有走出柬埔寨,就不懂得什么叫“冬季”;没有离开越南,就不懂得什么叫“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没有走出国门,就不知道什么叫“如履薄冰”。几十年间,星移斗转,该领略的都领略了。您说您曾经同曾主任一起“叹茶”,我却没有过这个福分,我们分别的时间比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所以才这么思念。曾主任是个很普通的人,但他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中国、越南、柬埔寨是他最关心的国家;柬埔寨的三个儿女是他最牵挂的宝贝;“高棉来的兄弟”是他最关怀的同志。在他给我的来信中,经常提及的人就有:吴坤春、陈长江、郑潮进、陈民生、林文希、黄天立、徐英和、张朝明、朱大全、李英强、郑忠毓、王康耀、刘明先、黄良河、方明、陈庭烈、上海、国罕等人。其中还痛骂了“某某某”是“走狗”。(此人已故,原谅他吧。)他最憎恨的人是“波尔布特”,他的爱憎分明让人敬服。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春盛 (IP: 173.32.10.195) on October 19, 2009 at 09:17 PM MDT #

    看曾亮主任的书信摘录我很心痛,历史把人生的命运就这样改变了,毁得如此沉重、如此不堪回首!然而,曾亮主任在动荡中仍钟爱着祖国,怀念着朋友,对未来的光明和美好寄予希望,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心胸和定力!“哀莫大于心死”,心不死,人就活在光明中,曾主任在天大的劫难中给了我榜样的力量。
    谢谢钟春盛老师,帮我认识了这位平凡中不平凡的同胞。衡量一个人,不在职位、权势、名份、财产、地域,而在于那颗心是否高贵,曾亮主任虽然默默地去了,但他的心让我仰视。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王枫 (IP: 203.192.13.3) on October 20, 2009 at 05:29 AM MDT #

    更正:我在留言处写的“黄良河”应改为“黄良才”;“其中还痛骂”应改为“另外还痛骂”,删去“其中”一词,免得引起误会。曾主任给我的来信中提到的人都是他认为与我比较接近的人,他只是告诉我这些人的下落。其中“吴坤春、陈长江、林文希、徐英和”等人至今仍与我保持联系。“陈民生、黄天立、李英强、黄良才”已过世。“郑潮进、朱大全、郑忠毓”等人下落不明。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春盛 (IP: 173.32.10.195) on October 21, 2009 at 11:17 AM MDT #

    当我们还在广州的时候,就听说郑伯(郑潮进伯伯)在加拿大,1994年初,我们到了加拿大后,一直打听有关郑伯的消息。不幸的是:最后我们听到的竟然是他已去世......距今,已十几年的时间了。未能在加拿大与郑伯一聚,亦让我遗憾终生!
    2006年夏天,郑伯的儿子(郑坚生),儿媳,孙儿一家三人从Regina到Edmonton探望我们。郑坚生和他的太太在Regina经营自家的小沙发厂......见到他们幸福的家庭,我们深感快慰!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珍言 (IP: 75.158.110.13) on October 22, 2009 at 01:03 PM MDT #

    感谢珍言校友让我知道了郑潮进伯伯的下落。这样,“高棉来的兄弟”又少了一人,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许多老一辈的人相继走了,带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美丽的故事,也带走了许多众所周知的不堪回首的记忆。有时候我真想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但我的能力和时间有限。作为“小字辈”我也没有资格给他们做什么总结,但有一点我最清楚的是他们曾经为越南的革命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年到北方后,除了我们几个年纪较小的被送到侨中读书外,其他的都立即投入紧张的建设事业中去。还在岑山码头时,李才、林乡、郭若雄、蔡明等就被招到海阳培训,准备同中国驻海防领事馆的同志一起参加接管海防的工作。高春松被调任越南中央广播电台的领导。天水、唐标任《新越华报》领导,天水任报社社长。肖明任报社副总编。谢士峰任报社摄影记者。林明后来任海防侨中校长,林乡后来任海防团结小学校长。陈长江任河内中华小学校长。林立任南定华侨小学校长。一些兄弟被派到中国、东欧等地短期培训后,回来成了河内统一火柴厂、河内冬春针织厂的技术骨干。其他在基层当领导的就数不清了。但在1978年的排华风暴中,他们的许多人仍然逃脱不了悲惨的命运,正如王枫所说的“历史把人生的命运就这样改变了,毁得如此沉重,如此不堪回首!”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春盛 (IP: 173.32.10.195) on October 24, 2009 at 09:58 PM MDT #

    可以这么说:“Truong hoc sinh MN so 17","高棉来的兄弟”是海防侨中光辉其中最主要的光源,这群兄弟,组成了侨中的灿烂历史的许多光环!他们当中老一辈的离去,带走了许多部珍贵的“活辭典”,是我们极大的遗憾与损失。
    我们期待,我们一起努力“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吧!
    敬请校友浏览:“高棉来的兄弟”的链接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编者 (IP: 75.158.110.13) on October 25, 2009 at 10:00 PM MDT #

    看《永恒的纪念 —— 曾亮主任书信摘录》,看得我心痛,曾亮主任曾经为柬埔寨,为越南的解放事业而献身,奋斗牺牲 … 可是,1975年的“胜利日”之后,他却没法回到柬埔寨,也不能再留在越南,两头都不是岸,几乎身处绝境。尽管在如此艰辛的境地之中,他依然恪守着初心和信念,他认定“人事大变动,这是必然的规律”,他看到,“世界大变动,也在前进着”,这样豁达的心态,很值得我们钦佩 !
    另外,就在他本身还处在困境之下的时候,也不曾疏忽对战友们的关怀,並用书信往来作为相互温慰彼此的乡愁,这是多么善良的心态啊 !
    曾亮主任,我深深的怀念你 !

    评论提交者 | Posted by 力青 (IP: 73.199.180.188) on March 16, 2018 at 09:56 AM MDT #

    留下评论 | Post a comment:
    • 输入评论后请回答以下问题,点击“提交”
     

    << 返回

     
     
    网站浏览点击数统计: